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2)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马格诺利亚今年的冬天来的很早,人们忙着准备圣诞节,妖精的尾巴作为这个城镇唯一的魔导士公会,也加入了准备圣诞节的行列。

“哎呀哎呀,今年也还是很热闹呢。”银发的女子接过递来的任务单,看了一眼后便笑了起来,“唔……最艰难的部分果然还是应该让那几个人来吧?”她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

“米拉姐!”一个银发女孩从广场另一侧跑来,她扎着简单的小辫,看上去青春洋溢。

“哎呀,丽莎娜你回来了?饼干的事辛苦啦。”米拉一边指挥着分配任务,一边从妹妹手里接过几个包装精致的小饼干袋。

丽莎娜搓了搓手,从嘴里呼出一口热气,小脸冻得通红,“没关系的,那些少了饼干的孩子们呢?”

米拉指了指教堂前的空地,丽莎娜点了点头,一群孩子们在教堂前的空地升起篝火,看上去暖洋洋的。她转头发现姐姐穿的单薄,便伸手从脖子上摘下厚厚的围巾戴在她的脖子上。

露在外面的脖子被寒风一吹又是一阵透心凉,丽莎娜赶快把脸缩进衣服里,露出的半张脸上尽是暖暖的笑意,“米拉姐都在这冻了好久了,还是我去送饼干吧!”她一把抢过米拉拿着的几袋小饼干,丢给姐姐一个“放心好了”的眼神,就向教堂前的小屋跑去。

米拉轻轻地摸着脖子上的围巾笑了起来,真的是很暖和呢,这孩子也长大了啊。

“喂,米拉!我这里忙完了!”

听到从头顶传来的叫喊,她抬起头向上边望去,原来是即使在冬天也穿着单薄的格雷。

他骑在教堂外的一个檐角上,好像刚刚完成打扫的工作,正好雪这时也停了,整个屋顶看起来光洁如新。

“喂下垂眼混蛋,明明是我这边更快啊好吗!”教堂的另一边也传来不服气的喊声,熟悉的大嗓门似乎要把刚打扫好的屋顶给掀翻了,樱发的少年盘坐在另一个檐角上,同样是在这冬天显得有些单薄的穿着,不对称的袖子露出结实的右臂,肩上镌刻着红色的公会纹章。

“喂你们两个,给我安静一点好好干活!这边,那边都还需要人手,快去!”绯色长发的女子带着怒气一声大吼,两个本来还摩拳擦掌准备在自己清扫出来的舞台大干一场的问题儿童,纷纷偃旗息鼓,乖巧利落地从自己待着的檐角爬下来去干活。

“真是的,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艾尔撒扶额叹息,只是一会没有盯着他们就又闹腾起来,都还需要磨炼啊。

“不休息一下吗,艾尔撒?”米拉端来一杯热可可,艾尔撒笑着接过,“谢谢,毕竟圣诞节总是很忙碌的嘛。”

米拉也端着一杯热可可,两人坐在教堂边的长椅上久违地呆在一块坐着聊天,先是谈论怎么度过今天的圣诞夜,又说到明天大家又准备要怎样狂欢。

明明小时候总是见面就打架的关系呢。艾尔撒想起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她们握手言和的机会真的很少,不过圣诞夜的时候应该大概还是休战的,啊说起圣诞夜……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又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沉默下来。

“想起露西了吗?”米拉低下头有些落寞地看着杯子里自己的倒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啊……嗯……去年一起过圣诞节的时候,还在她家大闹了一场呢。”艾尔撒抿了一口手中的热可可,这味道竟变得苦涩起来。

露西·哈特非利亚,已经失踪快一年了。

在那场大战过后,公会的大家找遍了马格诺利亚所有的角落,也向一直以来关系很好的几个公会提出帮忙寻找的要求,几乎动用了所有他们能够用上的手段,连费奥雷都王国军也出动了,但露西至今还是音讯全无。

纳兹……发疯了一样到处打听她的踪迹,甚至跑到偏远小国去接任务,就为了向委托人打听“有没有见过一个叫露西的,大概长得这么高,用星灵魔法的金发女孩子”。

但经过一两个月的努力也没有任何结果,地图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偏远小镇也都一一去了。直到那个满满当当任务栏上甚至剩下费奥雷境内的一些小任务,纳兹才真正安安静静地坐下来休息了一次。

时间一晃,就到圣诞节了。纳兹也消沉了很多,难得能像以前那样闹起来放松一点,自己忍不住又训斥起来,果然自己也……艾尔撒不禁叹了口气。

“你们好,请问是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吗?”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声从头顶传来,打断了二人间有些压抑的气氛。妖精尾巴最强的两位女魔导士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破旧礼服、带着旅途风尘的中年绅士。

“是的,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是要委托的话,圣诞节我们是不接受委托的哦。”米拉先一步站了起来,作为妖精尾巴的看板娘,她很习惯与各种委托人打交道。

“很抱歉打扰了……但恶魔在我们的城市肆虐,我们实在是……不过如果冒昧打扰了的话,那么请原谅我的失礼。”中年绅士似乎很犹豫,看着两人的表情,虽然皱起眉头,但还是故作轻松地弯了弯嘴角准备告辞,艾尔撒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等等,你说恶魔?”

中年绅士不由得点了点头,“在几星期前,恶魔袭击了我们的城市,但周围魔导士公会的各位大人都束手无策,我只好来寻访在大魔斗演武中获胜的最强公会妖精的尾巴。”

“这个委托,我们最强小队接下了。”艾尔撒向米拉点头,米拉回给她一个“了解”的眼神。

“我总觉得,这个委托,非接不可。”

//

一行人收到通知后匆匆忙忙出发,怀揣着各样的心情踏上去往他乡的列车。汽笛嗡嗡的声音就好像打在心上的小鼓槌,一点一点地撩拨着每个人的神经,以往各种闲聊扯淡的日子,仿佛已经很遥远了。

“据委托人说,讨伐对象是恶魔。”轻轻地叹了口气,艾尔撒关上车窗,把光怪陆离的世界隔在了窗外,窗内只剩下一片诡异的沉默。

恶魔……吗?

对于恶魔,他们算是非常了解了。像与黑魔法公会冥府之门的战斗,再比如队伍中的冰之灭恶魔导士格雷以及……曾经身为杰尔夫之书最强恶魔的END——艾特利亚斯·纳兹·多拉格尼尔,最强小队的命运仿佛一直和恶魔脱不开关系。

“嗯,是漏网之鱼吗?”格雷打了个响指,黑色的花纹出现在手指上,散发除彻骨的寒意。

真是的,对于恶魔,他再熟悉不过了。

从那时候起,纠缠他十年的噩梦——恶魔戴利欧拉。

但是这次,他不会再让一切重演。

象征性地挥了挥拳头,格雷手上的花纹又凭空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但同伴们知道,他的意思是一切交给他就好。

“喂,到底是什么啊,那家伙。”纳兹不满地嚷嚷着,万幸有温蒂的防晕魔法,身为灭龙魔导士的两人都还能算是好好地撑过这漫长的旅程。

“纳兹哥,艾尔撒姐的意思是,委托人认为是恶魔在肆虐,但是……”她欲言又止,温蒂侧了侧头,看向她怀里的夏露露。

夏露露点了点头,半眯着眼睛,回想起接到消息时脑子里闪过的几个模糊片段,沉吟了一会道,“我看见了,那个大叔没说错,的确是恶魔,但是看不太清楚。”

夏露露预知的能力已经能稍微控制想预知的时间段,在每次任务中都帮了大忙。

纳兹少见地认真起来,双手抱臂,咧开嘴作龇牙状,露出两颗亮闪闪的虎牙,“能拜托你说清楚点吗?那些家伙……”

哈比趴在纳兹身上,点了点头,同样看向白色的艾克希德,“咱也觉得这很重要,毕竟杰尔夫之书的恶魔……”

是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在与杰尔夫的一战之后,杰尔夫之书的恶魔应当都消失了才对,剩下的也应当只是虾兵蟹将之类的小角色,没理由麻烦到其他魔导士公会到完全没办法应付的地步。

夏露露皱着眉头,努力回想刚刚看到的画面——

浑身燃烧着火焰的恶魔,身上挂着巨大的锁链,抬手间便是一团巨大的火球直冲她的面门而来……

夏露露突然惊醒,有些心有余悸地喘了口气,好容易才平静下来。她清楚地感受到那火焰的炽热,比身为火之灭龙魔导士的纳兹的火还要炙人,带着破坏与焚尽一切的癫狂意味。

“那个恶魔,浑身冒着火焰,身上被一根巨大的锁链束缚着,但行动非常快,而且破坏力惊人,应该和END之书……”她看了看纳兹的表情,只见纳兹皱着眉头,本来显得凶巴巴的上吊眼这时候更多了几分杀气。

“火焰,那不是我的专长吗?喂格雷,这家伙归我了!”

还是一如既往轻松散漫的口气,但估计这时候他心里估计也是五味杂陈。杰尔夫之书遗留的强力恶魔,甚至和他的火焰有着相同的属性,一切的一切应该都和大战中失踪的END之书脱不了干系。

失踪的……END之书和露西一起失踪了……夏露露反应过来,有些歉意地看着眼前有些郁闷的樱发少年。

“那个恶魔的火焰非常霸道,比纳兹的火焰还要厉害很多,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强烈的破坏摧毁的意味,可以说那些魔导士们能留下一条命都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哦。”夏露露用手摸着下巴,虽然委托人是有些急匆匆地赶来求援,但是看上去并不像有巨大伤亡的样子?

艾尔撒点了点头,“照这么说的话,的确,有着如此强的破坏力,但那些魔导士们最多只是受伤并没有危及性命,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吧?”

魔导士们又沉默下来,不安的情绪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悄悄蔓延开。

温蒂低着头,只听见“呜——”的汽笛声,看样子应该已经驶离马格诺利亚有一阵子了。伸手有些费劲地打开车窗的挡板,清新的空气让她精神一振。

“各位,大约还有三个小时到达,再休息一下吧,也许会是一场恶战。”经过各样的磨炼,温蒂也算是身经百战、能够独当一面的魔导士了,深知在战斗前调整自己状态的重要性。

随着话题的深入,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可避免的染上了担忧的思绪。听到温蒂的提醒,几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停下了话头闭目养神,连一向吵闹的纳兹和格雷也是一副完全不想说话的样子。

列车还在飞速行驶,窗外的景物不停地变换着,连带着那些过着安逸生活的人们也一带而过。他们这群魔导士们,总是像这样奔波于各种各样与死神掰手腕一样危险的任务,每一次冒险后成功归来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谁不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讨生活呢?或许有着抱怨与担忧,危险无时不刻存在,但如果真像那样安安稳稳地数着日子捱过去一天又一天,对于这群家伙来说,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即使前路未卜、险阻重重,也无法阻挡他们哪怕一步。这些出类拔萃的魔导士们终将披荆斩棘,走过刀山火海,最后带着胜利的喜悦笑着回到那个吵闹的公会大厅,又变成其中一名痞里痞气的普通魔导士。

谁会知道他们的心思、想法,谁又会知道他们曾经精彩刺激的冒险呢?

列车还在飞速行驶。

//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