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5)

因为对手是不死的恶魔,所以并没有留手的必要,纳兹一边闪躲着恶魔越发迅捷的攻击,一边凭借本能持续着进攻的动作。

双方你来我往,动作快的甚至让之后赶到的几人看不太清楚。格雷正想出手帮忙,寒冰刚刚凝聚成型,艾尔撒便在旁边一手摁住了他。

“干嘛啊,艾尔撒?”格雷拧着眉头,手上也停下了动作。

“先相信纳兹吧。”艾尔撒同样皱着眉头,虽说这么告诉格雷,但手上力度依然不减,随时做好换装支援的准备。

这边的战场还打的火热,双方算是都还没挨着对方的拳头,每一拳、每一脚都险险擦过对方的身边,激起阵阵火星的碰撞。

纳兹瞅准一个空门欺近对方身侧,踢出的脚被恶魔以一种非人类的扭转姿势避过,他未得手的身体还在空中停滞无法应对恶魔突然伸出的钩爪。

来不及了!虽然无济于事,但纳兹还是勉强转动着腰部试图减少创伤面积。

下一秒,他猛然睁大了双眼。

恶魔的利爪并没有如他所想,破空而来狠狠抓伤他的皮肤留下狰狞的伤口,而只是险险擦过了他的腰侧。

这不可能!凭借出色的战斗技巧与常年累积的战斗经验,他深知那一下他不可能躲过的,除非……

除非恶魔根本就没使出全力!

他蹩着眉头,心底突然燃起了一把无名火,这是来自对手彻彻底底的蔑视!

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加,火焰的温度仿佛更炽热了几分。纳兹咆哮着,面对伸出的利爪直冲上去,两人的火焰激烈的碰撞着,绽开绚烂的火花。恶魔似乎并没有料到纳兹会直冲上来,身体微微一顿,前冲的势头一减,就想后撤防御下这次攻击。

纳兹再次欺身而上,现在他距离眼前的恶魔只有一拳的距离了。面对这突然袭来的一击,恶魔张开双翼猛的向上跳起,纳兹的拳头堪堪擦过她的脚边,再次逃出生天。

纳兹正准备乘胜追击,一股熟悉的味道突然若有若无地飘进他的鼻子,他不由得怔愣在了当场。

……露西?

但那股味道转瞬即逝,即使他再怎么努力想要辨别那股味道的去向,但空气中也只剩下恶魔的臭味了。

这个恶魔,和露西有关系!

纳兹定了定心神,有些后知后觉地往地上一滚,闪过恶魔自天空俯冲下来的冲击,决定速战速决,尽快问出露西的下落。

露西,可能是被这个恶魔藏起来了!

纳兹这么想着,不由得皱起眉头,一想到她可能遭受的一切,忍不住咆哮起来,迅速从守势转为攻势。他单手撑地跃起一脚踢向恶魔,被对方轻松避过后又是接连着在空中扭转的几下猛击,恶魔双手前伸架住纳兹袭来的钩爪,被巨大的力道冲的退后几步。这时纳兹以一只手撑地的倒立姿势从口中喷出炽热的火焰,“炎龙王的——咆哮!”

恶魔也跟着尖啸一声,以黑色的火焰凝结为盾牌抵挡在身前,纳兹的赤色火焰仿佛有粘性一般在恶魔的火焰之盾上燃烧起来,迅速地吞噬着、撕裂着恶魔的防御。

但即便如此,恶魔也得到一瞬的喘息,她抛下已经变的惨不忍睹的火焰之盾,展开翅膀极速往侧面掠去,而后纷来的赤红火焰迅速砸向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周围倒下一大片砖堆瓦砾,冒起滚滚尘烟。

纳兹一个翻身刚落定站稳,恶魔便从侧脸掠空而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凭借出色的战斗本能,他用火焰做助推器强行跃起,虽然恶魔从他脚下穿过扑了个空,但此时纳兹处在半空无法自然行动,反而是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恶魔迅速回转身体,在空中急停反冲向有些动作不得的纳兹,纳兹尚处在半空,即使再次用火焰做助推器也只能脱离一点点距离,根本躲不过恶魔的攻击,随着恶魔劈来的利爪,纳兹只感到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忽然,恶魔向下抓的手势一顿,纳兹虽然也不知道原因,但及时瞅准对方因进攻时露出的空门,迅速扭转身体,用力给了对方腹部一拳,“炎龙王的——崩拳!”

恶魔闷哼一声,口中喷出猩红的液体,利爪自纳兹脸边擦过,割断几缕柔软的樱发,随即被击飞出去,连着砸倒了两面石墙,倒在散落的砖堆里。

纳兹松了一口气,脸上还沾上了几滴恶魔的血液,即使他这次成功击中了对方,但总还是不敢大意,决定走近去看看情况。

只见恶魔迅速地从砖堆里爬起来准备再次战斗,但因为刚刚被击飞的缘故,竟然趔趄着往前倒下。这一下的动作,刚刚遮住脸的长发尽都散开,露出有些清瘦苍白的脸。

纳兹突然就顿住了。

喂……骗……骗人的吧?

他身上缠绕的火焰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刚战胜敌人所带来的成就感荡然无存。

甚至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他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露西……?”

是露西……被他弄丢了的露西啊……

脸上还带着温度的血简直烫的吓人,明明是火焰的魔导士,但此刻就如同被灼伤的普通人,血火辣辣地刺痛着,甚至不光是脸,连手、脚……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传来被针扎了一样的疼痛。

他机械地张开嘴想喊她的名字,但竟然连一个短促的音节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浑身忍不住地颤抖着,面对战斗一向笔直的背脊也不由冒起丝丝寒意。

纳兹忍不住耸动着肩膀,紧握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放开,指尖在空气中仿佛失去了温度。

一阵风拂过,好像几千几万根尖锐的冰锥扎进他的身体,他能感觉到心底某处已经开始流血。

露西沉默着,随着艰难地喘息,她的眼神更加冰冷,脸上、身上的暗红色花纹在她比一年前纤瘦了许多的身体上迅速游走着,结成一个又一个古怪的符号。

纳兹再蠢,也知道露西的情况不太对劲,原本乖巧率真的女孩变成了恶魔的样子,张牙舞爪地叫嚣着毁灭一切,那只总是拿着笔、拿着星灵钥匙,喜欢牵着他向前跑的手,此刻释放出炽热的火焰,方圆百里都被夷为平地。

他努力地闭上眼,再睁开,反复着这个动作,精壮结实的胸膛伴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着。他看向自己刚刚挥拳的那只手,手指还在微微战栗着,几乎失去动作的力气,甚至能感受到手上越来越高的温度,烫的他好想就这样把这只手臂砍下来,烫的仿佛他的灵魂都已经扭曲变形。

露西不是被恶魔藏起来了。

你猜对了。

恶魔就是露西。

纳兹好一会儿才获得一点身体的控制权,呆滞地望着倒在地上的露西,露西痛苦地蜷起身体,嘴中是抑制不住的呻吟,那一下他可是用足了力气……

等等,应该先处理露西的伤……

纳兹麻木地往前迈步,想蹲下身扶起露西,后者一把拍开他的手,双眼通红地怒瞪着他,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叫喊着什么奇怪的音节,脸上攀着的花纹狰狞地跳动起来。

纳兹想再次向露西伸出手,她有些不稳地一拳击在纳兹的胸口,但少女此时的拳头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纳兹甚至只是因为惯性而跌坐在地上。

但是他就是觉得很疼,心口火燎似的疼,那一拳就好像直接捶在他心上,他看到她嘴角还含着血颤颤巍巍的模样,就好像自己被狠狠地揍了一顿,骨节都被拆散开来,连他的灵魂也被狠狠灼烧着。

站在远处观望的格雷以为他这边失利,抬起手结出手势,“Ice make——战神枪!”灭恶之冰凝结而成的战神枪自远处破空飞来。

“住手啊!”纳兹突然惊醒,声嘶力竭地吼出声,对于现在恶魔化的露西来说,格雷灭恶魔导士的一招一式都是致命的伤害!感受到那堆冰块的接近,纳兹冲上去几步扑倒了露西,两人一起倒在砖堆里。

纳兹用手护着露西的头把她摁在怀里,周围散开的瓦砾在他身上划开一道道血口也全不在乎。闷哼一声,他用自己的身体生生挡住了这一击。

很痛,但是并不是身上的伤口作祟,而是自内心蔓延开来的火焰狠狠焚烧着自己的一切。

他就这样紧紧抱着露西,那纤瘦而虚弱的身体还在他怀里机械地挣扎着。感受到她身体传来的颤抖,纳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僵硬了,连呼吸都停止了,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折磨。

“纳兹!你疯了!”格雷、温蒂和艾尔撒他们一边喊跑了过来。由于远离战场,他们并没有看到恶魔的样子,只认为纳兹突然发疯就抱住了恶魔,甚至还替恶魔挡住了格雷的攻击。

“住手,这是露西啊!”纳兹还是抱着露西不松手,露西在他怀里开始奋力挣扎,身上甚至反抗性地燃起了火焰想将他灼伤。

纳兹感受到猛然腾起的高温,越发收紧了手臂,仿佛想将少女就这样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他低着头,看不清楚阴影下的表情。

“这样的火焰对我没用的啊——”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带着浓浓的鼻音。

露西还是机械性地挣扎着,但力度已经小了很多,最后渐渐地停下了动作。

“露西……根本就不想伤害我啊。”纳兹加重了语气,声音带着几不可见的颤抖。恍惚间,露西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滴在她的脸上,好像也滴进了她心里,本来混乱的神智也多了一丝清明。

我……怎么了?

露西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周围的断壁残垣,以及扑在她身上颤抖着的樱发少年。

……他哭了。

露西乖乖地窝在对方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本能地觉得这样明明应该是未知却总觉得好像早已习惯了的怀抱十分温暖,在这个樱发少年的身边,莫名地感到安心……她闭上双眼,被end之书抽离的意识在一点点恢复。

……纳兹?

纳兹。

露西轻轻呢喃着这两个有些陌生的音节,好像这是带给她慰藉的咒语,身上的疼痛似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的一切,真的没有比这温暖的怀抱更好的了。

她闭上了眼睛放松心神,接下来是无边的黑暗,就这样她被扯进那漆黑的漩涡,被卷到不知去向的地方。

恶魔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扇记忆的门前,那扇厚重的大门终究向她完全敞开。

她就那样站在门外,一步之遥,看着门里的纷繁。

//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