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6)

恶魔想起来了自己的名字。

她是露西·哈特菲利亚,哈特菲利亚财团的千金。

记忆里母亲总是和蔼温柔地笑着,在床边给她讲各种各样的故事,带着她到花园里玩耍,哪怕只是普通的散散步对她而言也都是极大的幸福。还有佣人们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管家爷爷和婆婆总是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叮嘱她各种事项,几个年轻些的佣人总是很乐意陪她一起玩耍,似乎人生最初的几年自己过的幸福美满。

她想到这些不禁笑了起来,眼睛都弯成了一道好看的月牙,原来自己也曾经有这样快乐的童年。

“……家里有专门的厨师负责料理,你如果有这些时间的话,还不如去学学帝王学!”男子充满威严的吼声打破了眼前的平静美好。场景忽然变换,她看见小小的金发女孩瑟缩在门外哭泣,肩膀一抖一抖地耸动着,地上还躺着一个已然变形的小巧饭团。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应该是她的生日。

露西低下了头,脑海里是与父亲有关的景象。那样的冷漠残酷的父亲……她还记得那些在梦中哭喊着母亲醒来的夜晚。

如同走马灯一般,绚烂而冰冷的画面在眼前闪过,她一点点地抓住那些溜走的记忆,站在门前看完了她华丽而麻木的前十六年人生,那个名叫露西·哈特菲利亚的华美人偶的故事。

露西皱着眉头,除了那些闪过的片段,剩下的记忆好像都被无形地锁住,脑海一片空白。即使再怎样努力也想不起来,只能勉强记起一片温暖的樱色和“纳兹”这两个音节。

她突然很想哭,自己为什么就忘掉了那些呢?明明……很重要的!

“喂…露西?露西?没事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急切的呼唤着,一股力量神奇地带着她逃开这一切。

缓缓睁开双眼,有些刺目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房间,露西不得不眯着眼睛打量周围陌生的一切。

她现在大概是躺在一张床上,温暖的被子、柔软的枕头,旁边坐着一个穿着随意的樱发少年。少年正担忧地看着她,伸出手用有些粗糙的指腹笨拙地拭去她眼角的湿润,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刚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不起。”突然很没来由地,少年从嘴里蹦出这样一句话,随即低下了头露出很痛苦的表情,本来张扬自信的神采也尽然消失。露西能看到他的手攥得死紧,甚至已经在掌中掐出了血痕。

“纳…兹?”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即使并不知道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她就是觉得好容易记起来的这两个音节就应该属于这个少年。

纳兹,是夏的意思,是炽热、温暖、一往无前的夏。

少年猛的抬头,眼眶有些发红,眉毛蹩的死紧,乱蓬蓬的樱发也耷拉下来,鼻尖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就像一只呜咽着的小兽。

露西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是意料之中的柔软,她心满意足地笑了笑,轻声安慰着他。少年半个身子扑到她身上,似乎是怕她突然飞走似的,手臂箍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但她享受着这一切,轻轻反抱住少年结实精壮的背脊。

时光静止了,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洒在他们的身上,露西低着头,突然觉得好像自己本就该和这个陌生的少年一直待在一起。

简陋小木门被粗暴地推开,几个人慌乱地闯了进来。绯色长发的女骑士、赤裸上身的奇怪男子、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以及两只长着翅膀的猫。

“露西醒过来了吗?”女骑士穿着厚重的铠甲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虽然看上去有些气势凌人,但露西感觉她却像个不太会照顾人的温柔姐姐。

“我……没事……”没有仔细去想为什么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刚刚醒过来整个人都还有些虚弱乏力,因动作太大而有些疼痛的身体……一切都让露西有些茫然无措。

“露西姐……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小小的女孩用手背抹着眼睛,一边笑一边还有些抑制不住的落泪,“我们找了你好久,特别是纳兹哥……”

下意识想摸摸女孩的头顶,告诉她不要担心不要害怕,自己就在这里,但身上还被某人大力抱紧,看上去没有一点想松手的意思,只好无奈地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即使她不知道为什么。

要这么关心一群陌生人。

“都是这混蛋的错吧?不过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你就……对不起啊……我,那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有些手足无措地比划着当时的场景,“难得这混蛋还算帮了个大忙。”肯定而又嫌弃地看了看趴在露西身上的一大只,话锋一转,“不过露西你为什么会变成……”

恶魔吗?露西想着,看着自己还是半黑的长发有些茫然,自己本该是个名门千金之类的,为什么后来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那个……”她有些踌躇着开口,还没等她说完,蓝色的猫直接扑到她怀里,“露西你都去哪里了!咱和纳兹都好担心你……话说露西你为什么会变成恶魔?!”

露西望着身上挂着的一大一小,都是有些抽噎的模样,樱发少年还有些颤抖着的肩膀,怀里的蓝色猫咪哭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明明很陌生,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这一刻,她觉得她拥有了全世界。

轻轻地抱住两人,露西以不太确定的口气说着:

“对不起,我回来了。”

//
“什么?!”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呼喊,几人的声音几乎要把屋顶掀翻。好不容易从身上扒拉下来的两只尤其激动,看着她的眼神好像能把她烧穿。

我是火焰的恶魔啊,为什么会被烧穿?有些乱糟糟地想着,露西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樱发少年突然地凑近吓了一跳。

“露西,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满脸的不可置信、失落、歉疚,但仿佛所有能用来表达难受伤心的词都不足以形容少年现在脸上的表情。平日总是充满力量挥舞着的手臂也完全耷拉下来,他垂着头坐在床边叹了一口气,看上去失魂落魄。

露西只能抱歉地笑了笑。

“露西……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微微睁大了双眼,绯色的骑士皱着眉头,眼睛里是浓的化不开的失落,作为亲密的伙伴一同走来的这些过往,是他们牢不可分的羁绊,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把他们这些遭遇过痛苦的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最糟糕的时候有同伴的存在,所以才有走向美好未来的勇气。

她也忍不住跟着叹了一口气,即使事出有因,但遇到这样的结果,也只能一声哀叹作罢。

“准确来讲也不是的啦……我之前应该是完全失忆的状态,但现在大概想起了我十六岁之前的事情……所以说……”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露西用手指比划着,有些抱歉地看着他们。

“对不起,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你们……但以后应该可以想起来的,真的。”

听完这句话,似乎想到了什么,还垂着头的樱发少年突然恍然大悟似的叫嚷起来,“忘记的话,就再认识一次嘛,反正露西肯定能够想起我们的!”

樱发少年脸上就那样绽开一个灿烂若星辰的笑容,眼睛弯成两道好看的月牙,嘴角咧开一个好看的弧度,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一振,就像是生机勃勃的小太阳。

“露西,我是纳兹!妖精的尾巴的纳兹!”他伸出手,拉过少女的右手轻轻摸上他的右肩,赤红色的公会纹章似乎象征他本人的热情而开朗。

“我是艾尔撒,再次请多关照啊露西。”绯色长发的骑士笑了笑,卸下左臂上的铠甲,深蓝色的纹章内敛其锋芒,如未出鞘的利剑。

“格雷。”赤裸着上身的男子指了指自己右胸上镌刻的黑色纹章,他翘起嘴角,“露西,早点想起来吧,不然可有不少人要哭鼻子了。”

一边小小的女孩笑着应他,“露西姐,纳兹哥可是很担心你啊,你昏睡的时候可是一步也没离开过呢。”樱发少年有些气闷地嚷了几句,“喂我才不是……”然后得到了蓝色猫咪卷起舌头的一句“有一腿!”而闹得更欢。

“抱歉啦露西姐,我是温蒂。”女孩有些抱歉地看着几个有些闹腾的家伙,撩起右臂上的衣服,同样是深蓝色,但不同于艾尔撒的敛其锋芒,更如同悠远的天空一般干净、澄澈。

蓝色的猫躲开樱发少年的魔爪,在空中伸开翅膀自由地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灵巧地闪开屋子里的大小摆饰,“我是哈比!露西一定要记得每天都给我做好吃的鱼!”说话的同时不忘挪开一点自己背后的包袱,露出背上的公会纹章,翠绿色的纹章是那样生机勃勃,他笑着大喊,自称是带来幸福的哈比。

一旁站着的白猫嫌弃地摇了摇头,但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关切,“真是的,露西才刚刚醒过来你们就这么闹腾,病人可是需要休息的。对了,我是夏露露,我和哈比是艾克希德族。”有点不太情愿地背过身撩起衣服的一角,露出一点点纹章后就迅速放了下去,“这是特例,淑女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感觉……就像家人一样,好温暖,好安心。”那些陌生的笑脸却给了露西极大的安全感,自己曾经的浑浑噩噩似乎都只是一场梦,身上再多再痛的伤口都仿佛在此时得到了抚慰。

好想就这样和他们永远待在一起,露西这样想着,轻轻地伸出右手摸上自己的脸,她曾经匆匆瞥见过自己现在这幅模样,绝不是记忆里的可爱,甚至连只是看的顺眼的程度都算不上。

“可是,我……”她低下头,手指猛然收紧,按在脸上挡住自己的眼睛,想遮掩眼角的湿润。

丑陋邪恶的恶魔,怎么可能会是这些人的同伴呢?哪怕自己曾经身为人类,又或许曾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露西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低下了头,有些落寞的样子。长发垂在身侧,乖顺地贴着她的脸,窗外的阳光明媚,却照不亮她心底一片冰凉。

樱发的少年蹩着眉侧着身子坐在床沿,慢慢地地拉开她冰凉的手攥进自己的掌心。

“你是露西,妖精的尾巴的露西!”少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轻轻松开蜷起的五指,指着她右手有些模糊而辨认不清的纹章,“我不是说过吗,公会的大家都是家人啊。”

目光灼灼如同六月骄阳,他是那么热切地希望眼前的少女能够想起一星半点儿他们一同创造的回忆。他还有那么多话没来得及说,还有那么多想和她一起做的事没来得及做,怎么能够就这么被遗忘呢。

不甘心。纳兹暗暗下了决心,露西是他的露西,那些视若珍宝的回忆一定要通通找回来才行。

“妖精的……尾巴?”少女呆呆地望着右手上被烧伤的地方,有一个看上去和他们几人一模一样形状的纹章,只不过印记已经有些模糊。她伸出另一只手去揉搓那块被烧伤结痂的皮肤,试图将那枚纹章擦拭清楚,动作时好像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痛,她的手只剩下少年所带来的温热触感和满满的安心。

“想起来吧,露西。”

“妖精的尾巴……”她低声呢喃着,不知不觉意识竟然模糊起来……眼前漆黑一片,但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被囚禁在某个地方,黑暗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巨大的锁链禁锢住她的灵魂。她试图扭动挣扎起来,激起了锁链的反应,“叮叮当当”地响起来,那锁链越收越紧,表面的温度渐渐升高,烙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一快块红斑。

很痛,真的很痛。

但是她渴望着想起一切,那些本该在她生命里闪闪发光的记忆!

“E…N…D……我是不会输的,尽管来吧!”露西睁大了双眼,咬着牙忍受着烈火的炙烤。

“露西——”

她的心底突然响起少年清亮的声音,宛若汩汩清泉流淌入心间,抚平一切伤痕。

“我很想你——”

再一次闭上眼前,露西听到了少年的呼唤。

//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