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7)

……

马格诺利亚的街道旁有一条湍湍流淌着的运河,船夫驾船顺着水波驶向附近的港口,人们总是喜欢在说说笑笑的早饭时间后开始新一天的忙碌。

露西沿着街道走进敞开的厚重大门,里面是一个布置还算得上整洁干净的酒馆。漂亮的银发女人站在吧台前忙碌着准备早饭,角落里稀稀落落坐了几个魔导士,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关于外出任务的事情。

这里的一切,温馨而美好。

但是他们……是谁?

露西总觉得他们很熟悉,比如那个正在看书的蓝发女孩,又比如说和蓝发女孩同桌正趴着小睡补觉的黑发男人,以及在桌上吃着奇异果的黑色的猫。

她想走近一些好看清他们的脸,但眼里的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就好像被蒙上一片雾,遮上一层纱,她看不清,摸不透。

露西试图拨开这一切烦忧,大步奔向思念已久的昨日,但如今画地为牢,被困于不断徘徊着的现在。

门口似乎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露西停下了脚步,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携着刺目的阳光,一个人影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只会飞的……猫!

一头乱蓬蓬的樱发,上翘的眼角让那个少年不笑的时候看上去有些凶巴巴的,脖子上围着龙鳞似的围巾,穿着只有左边袖子,右边则是剪裁到肩部的衣服,露出右肩上赤红色的公会纹章,这是他的骄傲与信仰。

“露西!你在发什么呆啊,要去做任务了哦!”少年笑嘻嘻地向前去拉住她的手。

“诶……等等啊!”她惊叫出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少年就已经迈开步子,两个人有些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在跨出大门的一瞬间,轻柔的风带着思恋的气息拂面而来,少年在阳光下的侧脸显得格外好看,棱角分明的侧脸、微微上挑的眼睛、高挺的鼻梁……

他真的是很好看的,露西这样想。

少年没有回头,还是带着她继续往前跑着。眼前突然袭来刺目的光芒,她本能的闭上眼睛,未知带来莫大的恐慌感。少年握了握她的手,那只手温暖而有力,“露西,有我在!”

忽然前面的少年停下脚步,露西有些站不住地摔进他怀里,被有力结实的臂膀紧紧圈住,露西的脸埋在少年的胸口,耳边是清晰有力的心跳声。意识到现在的状况,一丝红云染上脸颊,她有些不自在地微微挣扎了几下。

“纳兹……”露西的手被紧紧地握住,挣扎无果,索性就这样贪婪地享受着少年温暖的气息,任由龙鳞般的围巾轻轻扫过她的鼻尖,熟悉好闻的味道给予她莫大的安心感。少年低下头,近的两个人的鼻尖都好像要贴在一起,露西有些怯怯地看向他,却发现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

两人背后是望不见尽头的金色草原,暖阳微煦、清风徐来,翻飞的草絮如同精灵般起舞罗织出一片梦幻,被风撩拨着的金色波浪送来远方的思念。

好奇怪,明明自己身在其中,却又好像在经历别人的故事。明明眼前的少年触手可及,却又缥缈仿若云烟。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很想哭。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少年笑着,爽朗的声音透出几分悠远的味道,不同于映像里总是朝气蓬勃的样子,此时他看上去多了几分落寞与惆怅。

“说好了还要一起继续冒险的啊……露西可不能忘记了……即使我已经……”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浅浅地勾了勾嘴角,便放开了少女,一步一步地后退着,在金色的海洋里身形渐远。

“纳兹!”露西迈开步子想要追上去,但无论她怎样向前奔跑,飘飞的金色原野中她也只能看着那个人渐渐有些模糊的背影,即使呼啸的风刮得脸生疼,她已经拼尽全力向前奔跑,也拉不近哪怕一步的距离。

“露西,相信他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像我现在要去找她一样。”

如今的金色原野上,只看得见蓝的愈发深邃的天空。

还有远处欢笑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

//

轻轻合上木门,纳兹坐在小屋前的台阶上,盯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出了神。

第一次遇到露西的时候,天也是这么蓝。几年前在哈鲁吉翁仅仅是一次偶遇,现在居然和她已经是这么亲密的关系了,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纳兹坐在冰凉的台阶上,板着手指一点点地数着他们的冒险,从俄坝卢公爵宅邸偷书的委托,到接受S级任务迦尔纳岛的诅咒,再到幽鬼的袭击……以及最后和杰尔夫的决战。他什么都记得,也记得这个女孩一点点地融入妖精的尾巴这个大家庭,慢慢建立起和他之间牢固的羁绊,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说,我们来组建小队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很乱,在做这个决定前,也曾经一次次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刚加入公会的新人?

“因为你是个好人啊。”

他说谎了。一向勇于表达自己想法的火龙,面对“为什么和露西组队”这个问题,他第一次胆怯了。这句话是他辗转反侧一晚上才想出的一个满分答案,他希望露西能听懂,又不希望她听懂,最后在不断纠结中,他也摸不清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露西,是露西啊。”

他后来突然就想清楚了,真正地想清楚了一切。因为她是她,独一无二、无可替代,所以在他的生命里,她是缺之不可的存在。这大概是个很奇怪的说法,但事实就是如此。

在公会的酒馆里,中年组苦口婆心地跟他讲那些恋爱技巧,最后就总结为一句“等你遇到了就知道了。”当时他还懵懵懂懂地只觉得他们真逊,后来才明白其实这一切当真如此,他在哈鲁吉翁遇到了他需要等的那个人,那个人大概也就这么巧合地遇到了他。

露西很喜欢写作,立志要当一个小说家,在冒险的过程中经常写些素材什么的。他向来对文字一窍不通,写东西的水平大概只比艾尔撒好上那么一点点,所以对于露西的爱好他算是一窍不通。但他知道露西写的东西都特别好,非常非常好,大概是那种无法形容的程度。

他喜欢露西写东西时微低着头的模样,她握着鹅毛笔在纸上奋笔疾书的模样,她构思时噘着嘴发呆的模样……那时候的露西是那么乖巧温柔,有着和他们四处冒险的勇气,也有着一个人躲起来哭的脆弱。

其实,露西还是露西啊。

也许外貌改变了,也许记忆丢失了,但是她还是露西,妖精的尾巴的露西,最强小队的露西……他的露西。

纳兹摸了摸下巴,想起来刚刚在屋子里发生的事,嘴角咧开一个笑容。

你看,她的眼睛还是那样明亮

——就好像星星藏进了他心里。

//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