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8)

其实,她开始能想起一些事情了。

比如艾尔撒最喜欢各种各样的甜食、哈比对夏露露一见钟情并且还在受挫中不断追求她、格雷有个喜欢朱比亚的情敌师兄利昂、温蒂对酸的东西非常抗拒……还有那个天天把喜好都写在脸上的头脑简单的家伙。

一点点想起琐碎的生活,也一点点收集着往日的回忆。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和这些人走了这么远的距离,那些生死攸关的危机好像已经成为生活的调味品,少了它们的碰撞,似乎日子也会变得愈加乏味。

随着露西的情况转好,她的身体似乎也慢慢在发生变化,比如恶魔化渐渐减轻、头上的角与身后的翅膀都已经消失,一头长发也几乎回归原来灿若星辰的金色,只剩发尾还留着一点墨痕。

大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最强小队又重新开始接任务,大家为回归的露西开了一场盛大而隆重的欢迎会,蕾比抱着终于又能够笑嘻嘻地和她如同老样子谈论各种书籍小说的闺蜜大哭了一场,马卡洛夫会长坐在轮椅上笑着举杯,呼喊着为家人的回归而狂欢。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在酒杯与酒杯的碰撞声里、在吵闹喧哗的欢声笑语中,露西看着眼前米拉特制的饮料有些发愣。

“诊莫啊入意(怎么啦露西)?”纳兹嘴里嚼着一块肉含糊不清地看着她,少女眼前的餐盘明显没怎么动过,连饮料也只是小小地啜了几口。

“啊……没什么啦……”有些心虚地笑了起来,又有些不忍看到周围被这家伙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似的,露西摸着有些发涨的额角,“我说你啊,不要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啦,周围都被弄脏了耶!米拉姐一会儿打扫起来可是很麻烦的哦?”

随着一声清脆的“咕咚”,纳兹咽下眼前能看到的最后的肉类制品,意思意思在桌巾上擦了擦手就一把拍上身边人的肩膀,“我们去做任务吧!”

露西陷入了呆滞,怎么几句话他就又扯上做任务了?以前也是这样,每次说到一些什么,也是突然来一句“去做任务吧!”……

不过果然这才有他的风格吧。

露西笑了笑,也没在意纳兹还略显油兮兮的手,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米拉特制的饮料果然味道极好,清甜的感觉顺着喉咙滑进心里,好像真的忘掉了所有的烦恼。

“明天就去接任务吧,要去哪里呢~”露西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可能是有什么奇妙的魔法吧?

想着可能要去往的未知城镇,想着可能进行的酣畅淋漓的战斗,想到一切未知的明天……这一切让她心驰神往,恨不得现在就动身出发一样。

……

纳兹看着眼前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的少女,看上去终于是一扫之前的阴霾,嘴角不禁勾起一个上扬弧度。

可是却连纳兹自己都没有发现,那一刻他眼里尽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

他明明应该是个恋爱白痴才对。

果然,恋爱让人什么来着……?

//

讨伐类的任务是最强小队最拿手不过的了。以往每次有类似的委托时,他们总是兴致勃勃地第一个取下任务单收拾出发。因为队内拥有极其强悍的战斗力,这一类的任务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

露西伸手接过艾尔撒递过来的任务单扫了一眼,是讨伐一种比较稀有的怪物,因为委托人炼制某种药水需要怪物的角作材料。

地点是……一个偏远的森林?也不奇怪啦,毕竟委托书上大致画出了怪物的样子,是非常巨大的类似蛇的古怪生物,这种生物要是出现在繁华的城镇里才更离奇吧。

“呐呐露西,这个不能吃吧……”哈比趴在她肩上有些闷闷不乐,“上次路过那家听说超级好吃的料理店的时候,露西你居然走了诶,真过分!”

一提到这事,露西就忍不住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轻轻伸出手弹了一下哈比的额头,“还不是你们闹得太过火的原因啦,我们最后的钱都用在回来的车票上了。原本报酬的10万J也泡汤了,10万J啊!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怎么去吃饭啊?”

随着她话音落下,一人一猫陷入诡异的对峙,大眼瞪小眼地谁也不肯退让一步。这时响起了列车广播的声音,差不多要到站了。望着现在正瘫在座椅上脸色发青的纳兹,露西拍了拍他的头,顺手在他柔软蓬松的短发上揉了几下,“纳兹,就快到了哦,再坚持一会。”

“露西啊……还……还没到吗?我可能……不行了……”纳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胃里不断翻涌着的恶心感一次次冲击着他的神经。他紧紧皱着眉头,连表情也有些抽搐起来,如同被丢在一艘大船上随着海浪上下起伏地颠簸……呕,想想就已经受不了了。

等到双脚挨上地面的一瞬间,原本蔫了一样的纳兹猛地跳了起来,“复活复活!果然还是在地上感觉好!”纳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清新的味道抚慰着他之前所有难受恶心的感官,“简直就是天堂啊!”

露西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几乎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拿交通工具一点办法都没有。微风轻轻抚过她的发间,抬头便是一望无际的天空,此时天色将晚,微醺的红霞上缀着零星几点星光,就好像在天幕上点了几颗亮晶晶的钻石,好看的紧。

“呐露西,你还记得最后和END之书的事情吗?”纳兹蹲在路边看着远处慢吞吞拖着行李走过来的同伴,状似不经意地飘来这样一句话。

露西眼神稍暗,嘴角勉强牵出一个弧度,背着手踢着小路边的石子,看着石子顺着坡滚落下去,心好像也一起沉了下去。

“抱歉啊纳兹…我真的……”

“啊没关系,我就随口一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纳兹站了起来,用手拢了拢顺着风飘飞的围巾,此时天已经不怎么亮,露西甚至有些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得恍惚间觉得他大概朝自己笑了一下。

“没事的,露西你已经差不多都想起来了啊,剩下这么点事儿迟早也能记起来的吧,总之就是我们快点去做任务啦,我都等不及要痛扁那家伙一顿了!”纳兹往这边凑近了些,山里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太阳已经不见了踪影,已经基本看不见什么东西了。

纳兹手指一弹,一朵小火花就从指尖冒了出来,兴高采烈地燃烧着、跳跃着,他傻兮兮地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露西叹了口气,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好像解决途径只有暴力一条,不过纳兹这样孩子气的一面总是……

让她觉得很可爱啊。

“差不多该去找他们了吧,我说,那些家伙也太慢了吧喂!”不满地嘟囔着,纳兹晃了晃手指,火焰的气势猛然变强,在他手上明晃晃、炽热的一团,就好像举了个火把一样。

“走吧,露西。”纳兹回过头看着她,火光映照下的侧脸轮廓干净而柔和,带着少年人独有的爽朗与洒脱,那模样一如初见时的神采飞扬。

露西放松了紧皱着的眉头,突然觉得即使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了。

“等等我呀,纳兹!”她跑了两步,伸出手抓住身前那个人的手臂。

天真的黑了下来,但纳兹手上那团炽热的火焰仍旧忘我地燃烧着,走在前面几步的小太阳始终散发着温暖的气息,露西紧紧地抱紧他的手臂,在有些看不清楚的山路上前行。

天黑了,他们的心却很明亮。

“纳兹……”

“嗯,我在。”

end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