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原创/长篇】We are alive(2)

   ▲长篇注意
   ▲不定时更文注意
   ▲渣文手注意
※▲第二话 无安娜!
    ♡接下来请愉快地食用?!
————————————————————
   
        “须久那——”

        “须久那——”

        “啊啊,吵死了,紫!”须久那坐在墙角,手上还摆弄着游戏机,闪烁着的画面是魔王正在使用大型火魔法的模样。

        随着漆黑的魔咒文字在他身侧飘起,魔王的长袍下突然燃烧起熊熊烈火,他枯瘦的手往旁边一指,作为庇护物的大树就冒起了冲天的火光。

        “啊啊……该死,这家伙意外的很难缠嘛!”虽然一直说着抱怨的话,但须久那的眼睛却闪闪发光,他操控着游戏机里那个被称为勇士的角色灵活地闪避袭来的攻击,并迅速地按出几组复杂的组合键。

        只见勇士角色手中粗糙的剑突然发出刺目的光芒,紧接着那个看上去有些笨拙的角色就使用出了一套游戏说明中从未出现的连击动作,先是用剑格挡住魔王的火焰,然后趁着火焰袭击中那几乎不足一秒的空隙,勇士快速闪步到魔王身前,剑尖上挑勾住魔王的长袍,魔王就被轻而易举地挑了起来。

        之后的操作,即使须久那闭着眼睛也能够轻松完成。这个游戏的难点就在于怎么抓住魔王攻击间隙的那零点几秒时间发起进攻,不然只能如一般玩家抱怨着“好难!”“这样的游戏根本没有人能够通关吧!”之类的抛掉这个游戏而已。

        ……仅此而已吗,市面上所谓“地狱级”的游戏也不过如此啊。须久那关上游戏机,回头看向正仰躺在沙发上的紫。

        “什么事啊,紫?”须久那挠了挠头发,盘着腿转过身子,现在他们俩居住在一个小居民楼的出租屋里,虽然距离赤组的领地范围很近,但同样也算个好消息,他们离青组的距离还能勉强算得上遥远。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须久那说赤组已经不会再追击他们了,所以也就这样安心住了下来。

        “须久那,你想去学校吗?”紫摆弄着沙发前的小化妆台,从上面的瓶瓶罐罐中捡出几个小盒子打开,舀出一小指细心涂抹在手背上。

        须久那像听到了什么惊世新闻一样,瞪大眼睛看着他,“紫,怎么会突然说这个?再说了,我才不想去这种鬼地方。”

        自从他脱离那个让他痛苦的家庭独立,须久那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他讨厌被安排的一切,讨厌父母给他安排好的人生,也连带着讨厌起学校这个地方。

        “可是须久那,你要知道——”紫微微抬起手,在节能灯的光照下,手背显得光滑细腻、洁白如玉,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石板已经碎了,但是你的未来还没有。”紫抬起头,看着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须久那,“我可以教你剑术,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在这个世界上立足,那么只有剑术是不够的。”

        紫很少像这样认真,须久那不由地愣了一下,手指也慢慢蜷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按下了游戏机的关机键。

        关机的铃声在此刻的静默中尤其突兀,头顶的电扇还吱悠悠地转着,原本还不觉得闷热的屋子一下子竟然让人觉得有些难以忍受。

        “天气太热了,我出去透个气!”须久那慌慌张张站起来,随手把游戏机丢在沙发上便跑了出去。他始终没有看紫一眼,就像是逃跑一样冲了出去,随着“哐”的一声巨响,出租屋那不甚结实的房门便被粗暴地关上了。

        一口气跑上楼顶,原本的闷热早就散的一干二净,他控制不住地想着紫的话,甚至感觉浑身疲惫得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

        什么嘛……到头来还是要回去吗,回到以前的生活轨道。被安排好的学校、老师、同学,甚至一直交心的也是被安排好的朋友……这样被人如傀儡一般对待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吗!

        躲在屋顶小阁楼的阴影处,须久那一屁股坐了下来,他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地不真实。

        他现在拍拍屁股回去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屋,流大概会一本正经地问他发生了什么,磬先生应该已经做好了午饭准备例行开一罐“堕天使”啤酒,紫还在摆弄他那个宝贝一样的破化妆台,琴里又叽里呱啦地在耳边吵个没完……

        嗯,什么?

        脸上不知不觉已划过两道泪痕,他努力想用手背擦掉那些恼人的水渍,但眼泪根本就止不住。

        此时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没有流,也没有磬先生了,也没有他们的小破屋了。

        他要面对现实了,关于他的未来……

        “嘀嘀——”手机响了,须久那又擦了擦眼睛,看向发光的液晶屏幕,是紫的来电。

        “须久那?”

        “……我想吃火锅了。”

        对方大概是愣了一下,但随即畅快地笑了起来,“果然须久那还是孩子气啊,不过我会给你买汉堡排的,当然火锅也是会买的。”

         “……混蛋你在笑什么啊,真是的!”掐断了电话,须久那又在天台坐了一会,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利落地拍拍灰准备下楼。

        “啊……原来天是这么蓝的吗?”

        他想,紫大概说的没错吧。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