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庄周]迷失旅人

#庄周#
也许会有点ooc……
不过从背景向来看,庄周是三贤者之一,也可以说王者世界也许都是他做的一个梦。
所以有了这个脑洞……就写出来了,然后问题是比较有名的哲学的三个问题。
之前在空间的段子集投过一次稿,现在发的是之前的原版加了点东西

——正文分割线——

关于我在哪里这个问题,其实我并不知道答案。

随遇而安。

隐约记得,曾经我也看过千山万水,背着背包只身去寻找一个对我来说好像很重要的地方,但很不幸的是,我现在都忘了,一切美好,一切不好,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这似乎是一处峡谷,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它便已是这样云雾环绕,仿佛阳光从来照射不进这里,空气里一直弥漫着淡淡的湿意,虽然有种诡异的静谧,但是习惯了的话,也觉得挺好的。

“你是谁?”

我闻声抬头,从未发现这处如同迷宫的地方,还有另一个人在,那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不禁有些诧异他的出现,但是对发现其他人的好奇与惊喜战胜了警戒心,我还是决定寻声去看看这个打破静谧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来到了一处悬崖,这似乎是峡谷里最高的地方了。一个绿色头发的青年淡笑着,面庞柔和,五官俊逸,他的声音如同上好的羊脂玉一般,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

我想到了一句话,“公子颜如玉。”

他敛着眸子不动声色,长长的睫毛轻轻地伏在眼睛处,却没有一股柔弱的感觉,也许只有“丰神俊朗”这样的赞美之词能形容他了吧。

再一打量,他竟然是骑坐在巨大的鲲上——天哪,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应该是上古神兽吧!不禁有些愕然,但直觉告诉我,好像一切发生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似乎就无比正常。

意识到自己过分的打量,有些讪讪地收回目光,刚想要应声回答,但是在张口的那一瞬间却仿佛突然失去了回答的信心。

我是谁?

我抛开现在的身份与名字,我是谁?

对所有见过我或者听说过我的人,我是谁?

在这处峡谷,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宇宙,我又是谁?

思绪渐渐繁杂,如同陷入泥沼,渐渐沉入自己脑海中无限回荡的声音中无法自拔,“我是谁?”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仿佛是能知道不可获知的答案的手段。

“看来你还没有准备好。”青年淡淡地笑了,那如玉一般的声音是有魔力吧。就像唤醒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直直照进我心里,不留痕迹地轻轻将我从泥潭拉起。

我一下子惊醒了。

“那么,第二个问题,你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青年仍是敛着眸,莹白的手指从袖中伸出,轻轻抚摸着座下的鲲。仿佛是因为高兴,鲲低低地欢鸣。我听到古老而悠远的号角,它在我的耳旁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我不知道,但我想走的更远,看见更多。”这次仍然是彷徨在灰暗的心底世界,但却没有上次那么久,也许是因为在来到这个陌生却又莫名熟悉的峡谷前,我曾下定过决心去看看远方不一样的世界,这是我唯独没有忘记的。

似乎是被我的答案惊到,抑或者是感到满意,青年睁开了眼,我看见一双好看的淡绿色的眼睛。

不出所料,那双眼睛如我所想的那般澄澈。但出乎意料的,却是那双眼睛是那般澄澈——仿佛世界上容不下有任何一粒尘埃。

那双眼睛,让我想到西藏雪域高原的湖畔,当地人称作圣水,我看着清澈透明的水缓缓流淌,仿佛受到最诚挚的洗礼,无关信仰,只是内心某种东西被触动了罢了。

“你说的,也是一种不错的想法。”他笑了,他的笑容同样是那般干净,令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究竟说了什么富有哲理的话吗? 我不知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这是一场梦,或许是镜花水月,又或许是黄粱一梦,但你想试试吗?”他伸出手,温润的指尖幻化出一只只蓝色的光蝶,在翩翩飞舞中,绚烂了我所能看到的整个世界。

是法术吗?

我疑惑了,这是无法用常理所解释的知识,当然这个青年同样也是。

但也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真是偏心呢,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了眼前这个我还未知道姓名的青年。 “我叫庄周。”青年仿佛是读出了我内心的想法,又一次笑了。我有些赫然,心底的想法直接被读了出来有些尴尬,但是又不讨厌,这种感觉真奇妙啊。

这一次我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那群蝴蝶,我的手指处轻轻荡漾起一圈圈波纹,渐渐扩大,再扩大,直到撼动了整个峡谷——或者说那层云雾。

接着,我看到了许久未曾谋面的阳光,那样温暖地轻抚着我的脸,没有意料中被阳光刺痛眼睛的感觉,是他轻轻将手覆在我的眼上,传来的触感让我有些羞涩,不禁有些慌乱起来。

“别怕。”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笑着,在我耳边说着,似乎是我听不懂的话,又似乎是我听过的歌谣。

我渐渐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与缥缈。

“你知道吗,这个峡谷,叫王者峡谷。”庄周松开了手,我得以重见光明,他又悄悄地消失了,我无奈地再一次打量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王者峡谷,真的很美。

——————
啊我是乔渊v欢迎勾搭!是个新人文手!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