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原耽/5k字短】谁家玉笛暗飞声(上)

“青山谷中青山坊,青山坊里青衫郎,青衫郎吹青笛响。”年幼的孩子在街上成群的疯闹,或拿着风筝布偶,或拿着零嘴吃食,玩到累了就会哼着这首数年前传起来的童谣消遣。

正值酷夏,青山坊虽地处江北,却还是有着不小的日头的,所以这儿老榕树下总是聚着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们,谈着今天砸了谁家窗户被打了,说着今天夫子又要罚抄的倒霉事云云。

蝉鸣了又鸣,天蓝了又蓝,青山坊倚着的青山谷中依然是安安静静。并不像外人神乎其神描述的那样,故事里青衫的少年郎一曲笛曾引得百鸟相迎,鸾凤共舞。所谓“宝地”,现在也就是一个无人踏足之处罢了。

而青山谷主,这个神秘的“少年郎”,姓许,名远城,表字不为,喜着青底银纹裳,如瀑长发被木簪老实束成一个髻。他这人总是带着斗笠遮着自己的脸,所以人们都也不知道这人究竟如传言中是个剑眉星目的少年郎,抑或只是个装神弄鬼的糟老头子。

缘他平日也不出谷,谷中也不见外人,这位特值得赞扬的地方,也许就是人人都道他很会吹笛子。他的笛子啊,倘若是和民间艺坊比,那就是夜莺啼谷和麻雀叽喳,倘若是和那皇城里的司乐比吧,那也差不多就是仙乐和凡音的比较。再一细听,仿若是进了桃源,在那烟云缭绕间仙娥素手拨弄琴瑟一般动人。

对此,老榕树下玩闹的稚子们,都颇有微词。什么说只是装神弄鬼的啦,什么说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青山谷主的啦,说到底只是遗恨没听过罢了。

而故事的正主许不为坐在自家竹屋前的石凳上,叹了口气。证实如同传闻中的一身青色儒衫,头束青玉冠,面目俊朗,肤色白皙。好一个玉树临风、如此俊俏的少年郎。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那本该脉脉含情的桃花眼,却没有一点光彩——是的,他是个瞎子。

即使看不见夏天的美好,许不为倒也不觉得难过,早就习惯了眼前的黑暗。他咧了咧嘴,戴上放在地上的斗笠准备出谷……在谷里修养的四年他都快在谷里发霉了!看看,这老胳膊老腿,打几套拳就有些酸软,还不得出去练练?

他现在还是刚刚二十,正是静不下来的年纪,没事都想出去跑跑跳跳,虽说四年前的那场大火烧毁了一切,包括他的矜傲——但那都是之前,活好当下,有酒尽酒,有剑尽剑的日子才是他想要的。

他去马厩准备牵自小驯养的马——小白菜,至于为什么这么叫嘛,这只小马驹刚生下来就跟小白菜似的白白的还带着点嫩嫩的感觉,可不就是一株小白菜嘛!于是一代名马神驹的最终名字,成了令这匹马很想一蹶子把主人掀下来的终生耻辱。

许不为自小在江北长大,唯独就十六岁那年他去了趟安南,安南那地方和江北较为豪放的风土人情不同,讲话讲的是吴侬软语,连骂街这种有失风度的事情也怪没意思的——几乎就几人撒撒娇似的。不过相较琅西与阳东,许不为唯一熟悉的也正巧就是这块地。

别好腰间玉笛,许不为骑着马带着斗笠便往安南的官道走。他是个瞎子,但是他的马可不瞎,还挺聪明的,能自己挑平坦的路子走,他倒是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但若到了连这马也不熟的地儿,他就只好下马摸索着找人家问路,一路下来倒也没什么波澜,就是时不时路就走歪了,但对于并不赶时间的许不为,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这次也就随意出来转转。

一天正午,约摸还有一天的路就能到安南了,许不为路上口渴,日头夜正晒,他便骑着马循着周围的人声到了一处茶馆,就下马找老板讨了杯茶喝,当然老板也没忘记找他要铜板就是了。

一碗只卖一个铜板的凉茶,还是很解渴且清爽的,许不为由衷地感叹了一下老板的手艺,正准备再要一碗的时候,突然听见门口传来嘈杂的人声,细细一听,似乎是几个大汉簇拥着一位重要人物来了?

“店家,我们唐爷要一壶上好的龙井,快去快去,少不得你银子的。”言者似是一三十左右的大汉,声音粗犷,许是过得刀口舔血的行当,粗犷中带着几分血性与沙哑。

“好嘞,爷您坐您坐,顺子,一壶龙井,捡好的泡!”老板忙不迭地安顿着几人,数了数挪凳子的声音……一、二、三,总共三个人……这一行人到安南是寓意何为?

算了,与我何干呢?这么想着,许不为倒是有些无奈于自己的求知欲了,要是被兄长知道了,可不得一顿臭骂,嫌自己多管闲事来着……不对,兄长已经变了,也许他巴不得自己多管几件闲事才好吧。

这么想着,饮下最后一口茶,站起身往外走,虽然已经习惯了黑暗,不过还是因为看不见,差一点撞上门框。许不为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不小心,调整了下斗笠,复又前行,却是撞在了什么上……他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好像是个男子?

“这位兄台实在抱歉了,我是个瞎子,还请您多担着点。”出于礼貌以及歉意,许不为往后撤了一步并拱手作了个揖,来人似是什么大人物,还是别得罪为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听板凳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先前坐下的那三人通通站了起来,“唐爷,您没事吧!”
是他们口中的“唐爷”?感情他压根还没进来啊!正腹诽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不碍事,不过小兄弟你倒是很面熟啊。”是一个听起来虽温润却带着一股杀伐之意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还挺少见的,不过似乎自己还真听过……那么是在哪呢?

“兄台想必是识错了人,你我萍水相逢哪来面熟一说呢,还请先借一步,在下尚有要事在身。”心中的疑问还是让它成为疑问吧,反正日后怕是不会再见,许不为打了招呼后便出了客栈门,小白菜很乖巧地敲了敲蹄子,许不为上了马一路向南,这茶馆奇遇倒是没放在心上。
————————————————————————
这里是作者乔渊!
是个新人文手,混农药基三阴阳师等等游戏,具体个人资料有啦,可扩列!希望得到大家的喜欢呢X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