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原创/长篇】We are alive(3)

真的非常抱歉……
弧了很久,之前在准备考试,后来又遇上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事情,最近找机会慢慢把想写的东西补上来,希望追更的小伙伴们还没有放弃我!
——————
“那么同学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

“老师再见——”

伴随着桌椅挪动的声音,一个平凡的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女老师笑了笑,踏着高跟鞋,拉开门转身离开了,刚刚还能勉强保持安静的教室里顿时喧哗起来。

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校园内三两成群的学生们结伴走过,大概是去寻找各自心仪的午餐地点。距离入学式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可能是某次意外的邂逅,也可能是简单的同桌或者前后桌关系,学生们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大多都已经找到了朋友。而时至今日仍然形单影只的人,大概就是被其他人称作“另类”的家伙了。

“什么嘛。”须久那掂了掂手上的面包,它看上去很廉价的外观就已经让人没什么胃口了。

他自然是这些人眼中“另类”的一员,这群看上去头脑就还没发育好的初中生们,一天到晚只会揪着一些幼稚到极点的问题叽叽喳喳。起初他还耐着性子听了几天,但是他发现他们的想法还停留在“啊要怎么向有好感的女生告白”、“今天的作业很多又不能去游戏厅玩了”……这样简单而幼稚的问题上,他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接受不了。

这样总是被他人安排的世界,真的有意思吗?那些小鬼头根本就不明白现在的处境吧,这样被束缚的生活,被学校、作业……甚至被可恶的装正经的大人们所安排的人生。

须久那总是会在这种时候想起流,流和他们的梦想,那个美好的新世界,那个崭新的游戏天堂——

但是一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但还是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眼见着拿着便当之类走进教室的学生越来越多,他们七嘴八舌地谈论着一些稀奇古怪又毫无营养的话题,须久那几乎是落荒而逃。

走廊上也也有很多人,但是至少比教室里要空旷的多,须久那叹了口气,在来学校之前紫还嘱咐过他,“要试着和别人相处看看”,但是照这个情况下去,别说是和同学相处了,他连学都不想上。

“……你听说了吗?”走廊上正撕开食品包装纸的女孩笑着说。她的声音有些大,倒是一下子吸引了须久那的好奇心,他站在离那个女孩不远的地方,倒是在想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啊啊…我知道的!是说她吧……!”另一个女孩戳开饮料凑了过去,两个人看上去很亲密的样子。

“开学都这么久了,好像还是没有朋友呢,好可怜……”女孩撕开包装后,咬了一口色泽金黄的面包,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

这个面包好像看上去还可以的样子,须久那悄悄地想。

“不过听说是个怪人呢……”

几个女孩越说越兴奋,什么有关传言都拿出来讲两句,声音也逐渐高了起来,他甚至已经可以猜出大概是针对某个女生的流言蜚语了。须久那显得有些兴致缺缺,他本以为会是什么有意思的人,但是从她们三言两语的描述里,只知道大概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其他都平淡无奇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噢,除了交不到什么朋友这一点,倒是和他有些像。

“……没记错的话,是叫栉名吧?”

“好像是的吧……喂等等…你看!”

顾不得心惊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到赤之王的名字,须久那匆匆往楼梯口看了一眼——如同人偶般精致的五官,冷淡平静的神色,标志性的银发与赤色眼瞳,果然是赤之王栉名安娜。

那几个女生显然没想到谈论对象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一时间纷纷流露出有些尴尬的神色。“啊…栉名,中午好啊。”

安娜点了点头,“…中午好。”白皙的小脸上看不出什么情感波动,但是当她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时候,须久那还是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紫…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把我丢到赤之王身边啊?

出乎意料的是,少女看着他时,眼中冰雪仿佛消融大半,他甚至捕捉到了少女嘴角弯起的弧度,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吃惊,“须久那,又见面了。”

安娜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是打量了他一会,须久那不免有些紧张起来,他肯定是打不过赤之王的,虽然安娜并不可能和他动手,但他也不能太过放松……现在的混乱局面,简直让他的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了起来,现在大约有成千上百个问题挤在脑子里想问个清楚,但是一时间慌得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啊啊…栉名,那个…好巧啊……”话刚一出口,须久那简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说什么不好,一出口就在犯傻。他看着安娜显然有些愣住的模样,更是懊悔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很显然,两个人都是来正经上学的国中生。国中二年生,五条须久那,国中一年生,栉名安娜。他甚至还能算是安娜的学长。

安娜脸上还挂着那抹极清浅的弧度,眉眼柔和好似春光明媚,“想再多聊聊,下次。”

须久那还来不及多问,她就又匆匆地离开了,只在走廊转角处留下一片翩飞的衣角。心里被各种繁杂的问题堵住,须久那不禁叹了口气,安娜能够读心,所以很多时候有些事根本也瞒不住她。

紫那么聪明的人,会不小心把自己和赤之王放在一起吗?

很显然是不会的。

那么,在下次的“多聊聊”之前,他可能需要去找一找答案了。

“不过还真是多亏了你啊,栉名……学校生活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了,至少还有一个人能说话。”须久那站在走廊上,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慢慢走回教室,顺手把那个劣质面包塞到了抽屉里。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