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这儿是乔渊,文手/词手修炼中,希望拙作能够得到各位喜欢/

【夏露】《With you》(1)

结……结束了吧。

望着周围的断壁残垣,樱发的少年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直到松开了战斗中紧握着的拳头,才恍然发现手上布满的骇人血痕。

    原本还麻木着的身体一下子被撕裂的痛楚唤醒,从额角伤口蜿蜒而下的鲜血模糊了他的视线,只能勉强看见周围一片狼藉的惨状:倒塌的家具支离破碎地躺在地上、打斗受伤飞溅出的血把世界染的一片鲜红。他伸出手用力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努力地眯起眼睛向门外望去。

门外的世界还是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他不由地晃了晃脑袋,好像之前危及性命的恶战就只是一场噩梦,而自己身上只是看起来凄惨,并没有什么危及性命的伤口。

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杰尔夫所贯穿,他甚至还能够记得倒下时地板冰冷的触感,记得血从他的身体里喷涌而出,那些温热的液体一点点流失的感觉……

啊啊……真是的,不管怎样都好了!

至少他现在还能够勉强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这就已经很值得庆幸了。

希望自己这个惨兮兮的模样不会吓到她……不过肯定她又会一边骂一边趴在他身上哭吧。

好像距离和她分开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明明才刚分开几小时,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地……想念她。

一步,两步……

抬起如灌了铅似的双腿,纳兹艰难地向前迈步,即使再如何努力也只能移动一点点距离,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烦躁。他对马格诺利亚再熟悉不过,但现在才惊觉平时疯闹过的街道竟然有这么长。

好累啊……

但还不能倒下,至少现在绝对不可以。

纳兹有些踉跄地扶着路边歪倒的灯杆,扭头看了一眼公会的方向,他不由叹了口气。仅仅移动了几十米距离就已经气喘吁吁,他真的是一步都走不动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就此躺倒在地上,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昏睡过去。

啊啊……那个金发少女估计又会气呼呼地把他摇醒,一边抓狂地挠他一边大喊着“在这里睡觉会感冒…”这样的话吧。

对了…自己还没有见到她。

纳兹定了定神,慢慢地站直身子,额角的伤口仍然在往下淌血。他毫不在意地向前迈步,继续朝着某个方向艰难行进。

……

她的气味越来越浓了,已经接近了!

按捺住心中的雀跃,纳兹暂且停下脚步,从挂在身上的破碎布片中扯下一角,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露出了原本俊挺爽朗的脸。

至少不要吓到那个总是大呼小叫的家伙,不然她肯定会哭的吧。

啊真是的……最受不了她哭了。

……真的看上去特别傻。

……

而且,他会很心疼。

不过一想到她就在眼前了,纳兹的脸上又浮起平时那样傻气的笑容,眉眼弯弯,嘴角露出两颗亮闪闪的小虎牙。

“喂!我回来……了!?”

“露…西?”

气味到这里,就消失了。

纳兹傻气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一切都安安静静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她……不见了。

露西,不见了……

樱发少年脸上突然失去了神采,只觉得浑身无力,膝盖一软狠狠地磕在地上,但他对于这样的钝痛却恍然未觉,只是呆呆地跪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看上去就像一座死气沉沉的雕像,甚至连展露出的笑意都来不及收回便僵在了脸上。

一阵风轻飘飘地吹过,挑起了少年樱色的发丝,掀起少年颈间鳞片般的围巾,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

但,风也很残忍地带走了留在这儿的最后一丝气息。

一切都……消失了。

然后风带着眼泪的咸味离开了。

//

这里是……哪里?

她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茫然地打量着四周。一片空虚到可怕的虚无,这个世界好像并没有什么活动着的物体,哪怕是流淌的水,摇动的树影也没有看见。

这里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有些可怕。

“喂——有人吗?”少女忍不住喊了出声,清亮的声音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站起身,努力地睁大琥珀色的眼睛,试图辨认周围的景象。

还是什么都没有,只剩下虚无。

一种极大的恐惧从心底翻涌而起,少女不由地跑了起来,想找到这个荒唐的地方的出口,或者哪怕找到一堵墙也好……!

但这黑暗无边无际,她跑了很久,却好像还在原地打转,周围仍然是与先前相同的景色——绝望的黑色污染着整个世界,看不到哪怕任何一点别的东西。

少女突然颤抖起来,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纳兹——!”

“你在哪!?”

“救救我——”

……

在这里甚至连回音都没有。少女绝望地跌坐在地上,一只手覆着眼睛,无力地蜷起身体,诡异冰冷的气息从每个毛孔渗透进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她想起了那个人的火焰,那温暖而令人安心的温度。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正当她这么想着,身上突然传来滚烫的触感,就好像一下子把她丢进了岩浆或油锅里一样。

她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只见右手指尖上突然浮现出奇怪的暗红色花纹,如同猛兽一寸一寸地撕咬着她的皮肤与筋骨,顺着她细嫩的手臂往全身蔓延,灼烧的疼痛瞬间席卷了她的世界,少女忍不住尖叫出声。

好烫……!

好痛……!

她紧紧环抱住自己的身体,因支撑不住而半跪在地上,想至少能在似乎还算得上是冰凉的地上取得哪怕一点点慰藉。但几乎就只是一瞬间,地上也冒出灼人的火舌,粗鲁地舔舐着她颤抖的身体,炙热的温度仿佛能把这一切全都烧焦。

少女不断尖叫着,在火焰的捕杀下疯狂扭动着身体,趔趄着爬起来向远处奔跑,向别的地方翻滚——最后却只能在席卷这个黑暗空间的烈火中无助地挣扎。

皮肤被撕裂,神经也被炙烤,她疯狂地捂住脸哭喊着,连嗓音都已经沙哑得发不出哪怕一个简单的音节。

好痛苦……!

谁来……救救我……!

火焰在她的身体里燃烧,少女跪趴在地上,五脏六腑都被高温折磨着。她恢复一点力气后,就努力挣扎着挪动四肢想往外逃出这人间地狱。

逃吧,逃吧。

无处可逃。

……

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女已经无力叫喊,只能虚张着嘴躺倒在地上,慢慢地喘气。她的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甚至不知道身上还有没有这个部件,连腿也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再怎样想奋力逃开也无计可施了。她所看见的这片火海也渐渐在眼前模糊起来,但对于这样的疼痛身体居然已经开始有些习惯了。

大概会就这样变成一捧灰吧,烧的什么也不剩,把她的一切都带走。

少女放弃了,嘴角无力地下垂。

就让我最后再喊一次你的名字吧……

艰难地咧开嘴,拼命地做着口型。

至少……这时候让我再想起一些和你的回忆……

好不甘心,还想要……更多的冒险啊。

布满少女全身的暗红花纹突然暴起,疯了一般在她身上扭动起来,正剧烈燃烧出“噼啪”声响的火焰也开始涌向她,竟然是呗这些花纹渐渐吸收了。

随着她慢慢放松,清凉舒爽的感觉涌进四肢百骸,少女松了一口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先让她休息一下吧,哪怕只是几分钟都好。

少女这样想着,但仅仅过了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的身体便更剧烈地颤抖起来,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即将经历的一切会比之前更痛苦百倍。

好……痛……啊!!!

好……难受……啊!!!

少女猛的抱紧头部,就好像一千一万只蜜蜂疯狂地叮咬着她的神经,她忍受不住地将头猛地往地上磕去,但钝痛也没能转移一丁点的注意力,头仿佛要炸裂开来,已经能感觉到越来越严重的耳鸣……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少女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就好像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琥珀色的瞳孔失去了焦距,只是无神地望着重新归来的无边黑暗。

她张开嘴,低声念着晦涩不明的音节,沙哑至极的嗓音听起来就像是巫师正在念咒语一样。

这些音节随着她嘴唇的张阖,就这样突然凭空显现在她眼前,古怪的符号围绕着她的身体不断盘旋着。等少女安静下来,那些在空中漂浮的诡异符号突然扑向她,贴在她身上快速游走着,发出刺目的光亮。

少女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脑子里一片混沌,头还是很痛,而且感觉很晕,天旋地转。

漂亮柔顺的金色长发被那诡异的咒文一点点吞噬,竟从发顶开始,慢慢转变为那种浓到化不开的黑色,仅余下发尾的一抹亮金。爬向背后的咒文则同暗红花纹一起集聚在腰上,生出两个怪异的鼓包,只见它一寸寸地涨大,突然到了某个临界点,“噗”地一下子爆炸开来,出现了某种暗黑色的硬直物体。

那东西缓缓展开,少女不知道何时又回复光洁嫩滑的背部陡然出现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翅膀的尾翼带着星星点点的黑色火焰,叫嚣着要焚尽一切,不断跳跃着,飞舞着,传达着破坏的意志。

……我,是谁?

少女低头,木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手上和腿上还带着烧伤的黑色印记,手臂上暗红的花纹如同流动的岩浆一般散发着光芒。她看不到自己的脸,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是不是也同现在的自己一样狰狞。

这时,天上倾泻出一丝微光,少女抬着头眯了眯眼,锐利的眼芒只射向光源所在之地。

无人。

嘴角一咧,双手的手指不知不觉间竟变成了锋利的钩爪,她轻轻蹲下,背上双翼猛然一振,以惊人的速度冲天而起。

探出一只利爪,迅猛划破那层屏障,只觉得那光芒越来越亮,也越来越近。她单手一抓,炙热的火焰便凭空出现,暗红色的火舌不消片刻便将那层屏障吞噬殆尽。

“欢迎你,新的恶魔。”

我,是恶魔?

“是的,你是END之书,最后的恶魔。”

//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