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渊

高三狗暂停更文,未完结文已撤回。

【锦鲤点梗】《命中注定》

☆夏露计生委4000fo的夏露锦鲤点梗

☆如果两个人分别穿越回到过去,遇到小时候的对方

☆希望各位喜欢ww

————————————————————

  “如果说有一种魔法,能够带你回到过去,你会使用它吗?”

  “这种魔法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恰恰相反,它就在我的眼前。”

  至此,笔尖猛然停住,一滴墨在纸上飞溅开来。那支纤细精巧的鹅毛笔在几个字句中不断徘徊,却又始终无法继续落笔。

  那些想了好多遍却又无法写下来的话,以及那一件事后她心里生出的那根芽,都令写作者颇有些苦恼,她不由地抱住头,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

  露西想见一见小时候的夏。

  这个想法已经酝酿很久了,从一开始进入公会时就已经有了雏形。那时候,米拉对她说,“别看夏那个样子,他也是很寂寞的。”

  她好像能看见小时候的夏孤零零地坐在河堤上,一个人眺望着落日。他如现在一样四处打听龙的消息,却又一次次碰壁,日子过得太快,可能连他自己都已经不清楚有多久没有见过伊格尼尔了。

  真的很寂寞,露西能体会一点点。

  不过话说回来,她又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渐晚的天色——夏怎么还没有回来。

  今天早上到公会的时候,露西出乎意料地没有见到那两个吵吵闹闹的家伙,当她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都有些不耐烦了,才起身去问正在准备早饭的米拉。

  “哎呀,他和哈比两个人一大早就出去了喔。”米拉一边给鸡蛋饼翻面,一边从旁边的瓶瓶罐罐中找到合适的调料。

  “什么!一大早就?咳咳……”露西猝不及防被饮料呛了一口,捂着嘴侧身咳了几下,米拉将料理装盘后,还不忘拍拍她的背给她顺顺气。

  “是有关于龙的消息,才急急忙忙出发了。露西,别担心,那个地方离马格诺利亚不远,大概傍晚就能回来了。”

  ……可是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了。

  “只要你说的话,我肯定会一起去啊……为什么,都不告诉我呢?”露西有些难过,虽然知道事出突然,夏大概是没来得及告诉她,但还是会有些失落。

  明明应该是最交心的同伴,但这时候却仿佛被推开了一样。

  而且……

  “果然还是想去试试那个魔法!”

  露西从椅子上蹦起来,随手抓上外套就出了门。

  她的目的地是公会的仓库,她想再一次找到那本书。

  她有些话,想告诉小时候的夏。

  ……

  “啊啊,真是的,到底放在哪里了?”

  少女踩着几层楼高的梯子,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够远处的一本书,好容易拿到了打开一翻,却又只是封面长得有些相似而已。

  她正失望地把书放回书柜,余光却瞟见一本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封面的书!“我就说嘛,大概是在这个区域的,原来在这里……”

  但是这次即使她伸手也碰不到那本书,那本书放的位置实在是太高了。露西一只手撑住梯子,努力踮起脚尖,手臂尽可能地伸直去够那本书。

  还差……一点点!

  再加把劲!

  啊……就差一点点……碰到了!

  她的指尖抵住那本书的封皮,一点一点把书从架子上翘出来,好容易挪动了一半,已经可以抽出来了。

  “喂——露西!”

  她成功拿到了书,但脚下的梯子也开始不住晃动,在某个瞬间猛然向后方倾斜,露西一下子就被失重感淹没。

  “露西——”

  在失去意识前,露西只记得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无比惊慌地喊她的名字。

  ——以及半空浮现的巨大魔法阵。

  //

  

  ……

  头好痛。

  这是哪里……

  露西晕乎乎地从地上爬起来,周围潮湿的触感——这是森林!?

  她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屑,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观: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四周都是及膝高的灌丛,看样子魔法大概已经发动了。

  那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很像……

  算了,多想无益。意外的穿越虽然有些令人措手不及,但她心里总还是有个大致计划。

  “啊啊啊!别跑——”

  露西刚准备离开这个林子,却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就是幼稚了许多。

  “火龙的——铁拳!啊呜呜好痛,你怎么全身都这么硬!”

  大概距离不远的样子,露西循声而去,只见一个樱发的孩子正奋力追逐着比他自己还大上几圈的一只野猪。

  夏的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青紫的伤痕,看上去也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但他还是很努力地一边迈步追赶,一边用魔法攻击野猪。不过那时候的夏,同现在几乎是天壤之别,用尽全力的一记的铁拳,砸上这头野猪时,也不过让它抖了抖肚子罢了。

  露西本来还想等他自己完成任务后再出去,但那头野猪好似终于不耐烦了,猛的转过身来,亮出嘴边闪着寒光的獠牙,向夏的方向冲去。

  夏显然被这一变故吓得呆住了,等到想起来要逃开时,野猪距离他仅仅只有几米了!

  “开启吧,金牛座之门——塔罗斯!”

  金色的钥匙颤动着发出强烈的光芒,塔罗斯手持巨斧自星光中现身。

  “打倒那头野猪,塔罗斯!”露西指着那头逞凶的野猪大喊,身旁的塔罗斯风一样窜了出去。

  在野猪的尖牙即将碰到夏的前一刻,一股巨力将它轰开,“嗷——”野猪直直飞了起来,撞倒三棵大树才缓下冲势,“咚”地一声倒在地上,看样子是已经昏死过去了。

  “干得漂亮,塔罗斯!”露西朝他竖起拇指,被夸奖的金牛座星灵摆了个得意的pose,殷勤地上前邀功,“露西小姐今天也是nice body!”

  露西一脸黑线,从藏身的草丛中钻出来,扶起瘫在地上的夏,“没事吧,受伤了吗?”

  夏还是一脸呆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紧接着又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盯着体格健壮的塔罗斯,小脸马上又黑了下去,一双拳头在空中乱挥,“怎么又多了一个怪物啊!”

  “我…我不是怪物!露西小姐……!”高大的塔罗斯听着眼泪都要下来了,“为什么又认为我是怪物……哞——”

  塔罗斯委屈,但塔罗斯不说。

  他巴巴地看着露西,露西无奈地笑了起来,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去。

  接着她看向夏,“那是星灵,是同伴喔!话说你怎么一个人在森林里,很危险的!”

  夏抬起头看她,“你这家伙是谁啊?”探究的眼神中带着些防备,上上下下地把露西打量了一遍,又耸了耸笔尖,“但是你的味道很好闻……”

  ……噫,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啊!

  露西不自觉抖了一下。

  因为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她决定用“路人”来糊弄眼前这个小屁孩。

  反正是夏的话……就完全不会深究的吧!

  “是过路的魔导士啦,你的伤严重吗?”露西用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夏身上的一小块淤青,后者猝不及防差点一下子跳起来。她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要逞强啊……有没有哪里流血了?”

  “我,我很强的!刚刚那不过是个意外,我自己可以解决的!”夏一闪身躲过她的手,往后蹭了几步,把手掩在袖子里,“我完全没受伤!”

  露西愣住了,见她这样,眼前这个小小的夏不服气地跳起来,“我自己也可以打倒它!这是我的任务,我一个人就够了!”

  她好像有些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了。

  “我知道的,你很厉害!但是刚刚很危险,如果有同伴在就会好很多喔。”露西忍不住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是意料中的柔软。

  小时候的夏果然也是这么一副要强的性子。

  “啊——真是的,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啊!”夏甩开露西的手,猛得吸了吸鼻子,把脸埋进围巾里,“我真的是能独当一面的人了!”

  “伊格尼尔你看啊,我真的……”

  话音越来越低,隐约可见夏有些泛红的鼻头,露西也没有再凑上去,只是看着他如同自舔伤口的小兽一般缩成一团。

  “你啊……果然还是去找个同伴吧?”露西蹲下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夏抬起头,眼眶却是已经红了,正茫然地看着她,“为…为什么,我一个人也……”

  “一个人是不够的。”

  夏呆住了。

  “有一个你极其信任,又无条件信任你的同伴,会是这辈子最快乐的事喔。”露西笑着,拂开夏额前散碎的发丝,看着他微微睁大的眼睛,那双眼干净而透亮,不染世事尘埃。

  “你能与她分享所有喜怒哀乐,她也乐于同你甘苦与共,在你最脆弱且不堪一击的时候,她会成为你最坚强的后盾。”露西说着,脑子愈发清醒,那些理了很久也没想明白的话,此时却像行云流水一般,酝酿已久,“至少对于我来说,他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仿佛我生命的光。”

  夏似懂非懂,点了点头,“那个……谢谢。”这回轮到他埋在围巾里的脸微微热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我,我会去努力找到这样一个同伴的!”

  露西看着他,突然想起来夏说的一句话,时间愈久,印象反而愈深刻。

  “露西,我们来组队吧——”

  //

  “……露西!”

  猛然惊醒的少年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刺目的阳光令他几乎有些睁不开眼。记忆停留在他顺着露西的味道闯进仓库,却看见她即将跌下来的一幕。

  她怎么样了,有受伤吗?夏心急如焚。

  必须先找到露西才行!

  夏打定主意,便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等等?这里,这里是哪里?

  夏现在才想起来,这里怕是跟公会仓库根本沾不上边!满目尽是过分华丽的雕塑与经过精心修剪的花圃,那一枝枝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花朵娇滴滴地吐出鲜嫩的花蕊,微蜷的花瓣上甚至还沾着清晨的露珠……谁又能告诉他,那些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花园喷泉是怎么回事?

  “等等,这是……露西的味道?”

  公会里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铁龙先生表示,若说火龙对谁的气味最敏感,兔女郎大概是排第一位的。

  夏顺着气味狂奔,以常人无法想象的矫健身手翻过两三道高大的铁门,随着气味渐浓,他的心跳的就越快……离露西更近了!

  又翻过两堵围墙,正兴奋的夏猛的刹住了脚步,他蹲在一个雕塑后,不敢置信地看着院子里的景象。

  气味没有错……那么是哪里出错了吗?

  院子里,金发的小女孩端坐在椅上,手里捧着一本看上去就很厚重的书,正读得津津有味。

  “是小时候的露西……?”夏有些傻眼了,他抱着头缩在墙角,试图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为什么会遇见小时候的露西?

  他想到了他们曾经找到的那本魔法书。

  那本书穿越时空,让他们回到过去,遇见了小时候的自己。而现在那本书放在——公会仓库。

  夏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索性盘腿坐下来,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在地上画着圈。

  “我回来后想去找露西,但是露西不在家,于是我就和哈比分开,到公会去找她。”夏点了点头,“然后我顺着她的气味走进了仓库,看到她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然后,他奔过去想接住她时,看到了一片炫目的光圈从自己脚下升起,现在想想那大概就是——魔法阵。

  “啊,所以露西为什么要去仓库拿那本书?”好不容易理清楚因果的夏又一次陷入了茫然。

  他没注意到,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雕像旁探出头来,正好奇地看着他。可能是因为有些害怕,所以只敢露一双眼睛出来。

  “那个……你认识我吗?为什么要一直喊我的名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小姑娘奶声奶气地问。

  夏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啊啊!那个……我……”他正手忙脚乱地想解释些什么,小姑娘目光不善地盯着他,“可是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闯进我家?我要喊人了喔,你可别想做什么坏事!”

  小姑娘气鼓鼓的,像个小包子。

  夏顿时就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原来小时候的露西就已经这么厉害了吗!他急忙摆了摆手,“不是,那个你听我说……”

  幸好小姑娘对他很有耐心,不然可能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就要被赶出去了。

  要怎么向一个小姑娘解释自己的来历呢?火龙先生很苦恼。

  “我是一个魔导士,为了追寻龙而来。”夏朝她眨眨眼,“听说这边的城镇有龙的消息,你知道些什么吗?”

  希望早上出门的理由能够糊弄住她,虽然这个时候提起龙……尤其是这么多年来也没什么人相信伊格尼尔存在的情况下,他其实也不抱什么信心。

  “龙?!城镇里怎么可能会有龙!”小姑娘歪着头脆生生地回答,“那种庞然大物肯定不会出现在城镇里啊!”

  夏慢慢抬起了头,收起了一副玩闹的神色,认真地看着这张稚嫩的小脸。

  第一次遇见露西的时候,他是因为听闻“火龙”的踪迹而去了哈鲁吉翁,当时为露西解围后,她听了他们的来意,也是这么吃惊,“城镇里怎么可能会有龙!”

  她相信他在找龙,这就够了。

  原来不论是现在的露西,还是以前的小露西,都能够带给他救赎。

  他在找一头叫伊格尼尔的龙,她自始至终都相信,这就足够了。

  小露西看着他,有些怯生生的,却又好像因为沟通后降低了一些戒心,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那个……你是魔导士?我可以问你一个关于魔法的问题吗?”

  夏点了点头。

  “妈妈说,魔法的本源是‘爱’,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没办法像妈妈那样召唤出阿葵亚呢……难道是……”小露西抱着书站在雕塑旁,手紧紧地攥着书页,低着头看着脖子上挂着的几把金色钥匙,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正闪闪发光。

  夏想起来,露西极少提及她的母亲,提到她也是说她是个非常温柔且强大的人,是一位伟大的星灵魔导士。但是夏知道,她很早就离开了露西。

  小露西有些发抖似的,继续往下说,“爸爸几乎禁止我学习魔法,妈妈她……可是我真的很爱阿葵亚和凯撒他们,为什么他们不回应我的召唤呢……”她说着,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滑落,露西抬起手不停地擦眼角。其实说来也奇怪,面对着眼前陌生的魔导士,她竟然就这样情绪崩溃了。

  但是现在除了他,没有人能告诉她为什么了,这个困惑她许久的问题,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魔法的天赋,无法继承母亲留下来的对星灵的爱。

  夏摸了摸她的头,金发如绸缎般顺滑,他看着她的眼睛,咧开一个看上去格外傻气的笑,“不是的,不是你不够爱他们,只是你年纪太小了,所以魔力不够。银色的钥匙应该就行了吧!”

  小露西呆住了,从口袋里掏出银色的钥匙,她之前一直铆足了劲想要成功召唤金色的钥匙,却把克鲁克斯爷爷他们忘了……

  她求助似的看了看夏,夏笑了笑鼓励她,“不是很久没见了吗,刚好去问一问啊。”

  “露西,相信你对星灵的爱。”

  夏能够断言,露西是他见过最热爱星灵的人,她以后一定能够成为最伟大的星灵魔导士。

  “开启吧,南十字座的大门,克鲁克斯!”

  盘腿打瞌睡的南十字座星灵从魔法阵的光影中出现,还有些犯迷糊样地看了看露西,“小露西啊!好久不见了,今天想听故事吗?”

  露西点了点头,眼睛却开始湿润了。

  但是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紧紧地抱着克鲁克斯,“太好了……克鲁克斯爷爷!我,我真的很爱你们——”

  克鲁克斯了然地拍了拍她的背,语气就像一个慈祥的邻家爷爷,“我们都知道的,小露西很爱我们,我们也很爱你。”

  克鲁克斯看着那个已经走远的背影,他是全知型的星灵,有些事情只消一眼就明白了。

  “要成为伟大的星灵魔导士啊,露西。”

  他笑着走远了。

  end

评论(8)

热度(49)